热门搜索:

用嘶哑的嗓音道楚休就算是要重整纪律那也轮不到你出手才是

时间:2019-01-01 12:56 文章来源:互联网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交代?你还想要交代?那好,我就给你交代!”
 
    话音落下,楚休周身瞬间被杀意所笼罩,无边的凶厉之气遍布楚休周身,一拳落下,诛仙弑神,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被那无边的凶厉之气所笼罩,殷伯通顿时吓了一大跳。
 
    他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说出手就出手,简直就是毫无顾忌,上来便已经动用了杀招!
 
    这一次见楚休,殷伯通始终都有一丝怪异的感觉,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楚休怪异在哪里,这楚休的态度,跟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之前的楚休虽然也一样锐气冲天,但在关中刑堂内的人看来,楚休始终是小辈武者中的杰出人物,对待其他掌刑官时,态度还是能够保持恭敬的,哪怕就算是对故意找楚休麻烦的殷伯通,楚休其实也在规矩之内用言语反驳的。
 
    但结果这一次,楚休再次面对他时的态度却是强硬无比,不,应该用嚣张来说比较合适,简直就是无所顾忌!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带来的态度转换了,楚休是一个遵守规矩的人,但同样他也是一个不怎么喜欢遵守规矩的人。
 
    你的实力跟我一样,那我便在规矩内陪你玩一玩。
 
    但你的实力若是不如我,那还谈什么规矩,直接动手就是了。
 
    现在整个关中刑堂内,有资格去跟楚休谈规矩的可没有几个,很显然,现在殷伯通并不是那个人。
 
    在楚休的一拳下,殷伯通心中惊骇无比,他的第一个反应根本就不是抵挡,而是逃!
 
    殷伯通的身形一动,罡气犹如烈风一般遍布在他的周身,随着他的身形向后急退而去。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的左手却是单手结印,智拳印施展而出,刹那间罡气领域散发而出,地网天罗,禁锢一切!
 
    在智拳印的罡气领域当中,殷伯通的身形别说是飞龙,甚至还没有野鸡的速度快,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休那一拳轰向自己,杀气如锋,撕裂一切!
 
    就在这关键之时,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的身形忽然突兀的出现在了殷伯通的身前,用嘶哑的声音道:“天绝地灭忘我杀拳?后生仔倒是杀了不少人啊,看看我这一拳如何?”
 
    话音落下,那黑袍人也同样是一拳轰出,周身的猩红色杀机几乎都凝聚成了漩涡状,使得天地怒啸,风雨色变,竟然也一样是天绝地灭忘我杀拳!
 
    双拳相对,楚休那一拳上的杀气瞬间就被对方所撕裂,强大的力量透骨而来,让楚休的神色顿时一变。
 
    他周身一阵魔气升腾而起,甚至还带着一缕金芒,这是独属于九霄炼魔金身的力量。
 
    一阵阵魔气爆响之声传来,楚休连退十余步,这才止住身形,看向那黑袍人的目光中带着一抹忌惮之色。
 
    对方,也是一名武道宗师,而且要比死在他手中的那乔莲东,强得多!
 
    那黑袍人看向楚休,嘿嘿笑道:“我听司铭说过你,后生仔的实力不错,但也莫要太过嚣张,别以为斩了一个废物宗师,便可以不将所有的武道宗师放在眼里了。”
 
    后方的殷伯通看到那黑袍人出手,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实在来之前,殷伯通是没想到楚休竟然会下杀手的。
 
    只不过殷伯通毕竟也是老江湖了,而且他也是谨慎惯了,楚休毕竟在江湖上有着斩杀宗师的名头,所以殷伯通便利用自身积累下来的人脉人情,这才找来一位靠山。
 
    本来他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没想到这靠山,还当真是用上了。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那黑袍人道:“你是何人?”
 
    那黑袍人负手而立,淡淡道:“缉刑司二首领,方杀,说起来,我也算是你的上司,你可是还领着缉刑司密探的身份呢。”
 
    殷伯通在关中刑堂呆了一辈子,他的人脉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的。
 
    方杀昔日跟殷伯通都是关中刑堂底层出身,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般地位的,双方虽然不算是过命的交情,现在实力也是差距很大,但还是有一些人情在的。
 
    这么多年来,殷伯通身为掌刑官,也没求过方杀几次,反而跟他一直都有联系,这一次殷伯通求到方杀的头上,方杀也不会拒绝。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方杀,他听说过这人。
 
    虽然楚休不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不过在他成为关中刑堂的掌刑官后,也是知道了不少关于关中刑堂的秘辛。
 
    关中刑堂真正的战斗力在缉刑司,这点关中刑堂的人都知晓。
 
    但看三首领司铭就知道了,对方乃是天人合一境巅峰,其战斗力极强,之前的四大掌刑官中,估计能稳胜司铭的便只有关东掌刑官萧熠一人了。
 
    以司铭的实力才只是三首领,可想而知缉刑司的二首领和大首领实力有多强。
 
    关中刑堂可从来都不止关思羽这么一位明面上的武道宗师。
 
    只不过若是有朝一日关中刑堂都需要展露出所有的实力来了,那估计整个关中刑堂也距离覆灭不远了。
 
    这方杀的来历楚休听梅轻怜说过,对方的出身也算是传奇,其人本来是东齐军方的一个年轻校尉,结果在跟北燕交战时受了重伤,被仍在了死人堆里面,是楚狂歌将其从死人堆里面救了出来,带回到了关中刑堂。
 
    伤愈之后方杀改名换姓,加入缉刑司,不光是为报恩,同样也是为了报仇。
 
    因为后来方杀才知道,他跟北燕的交战之所以会完败,完全就是因为东齐朝廷的政治斗争被人陷害,他是被无辜牵连到其中的。
 
    所以在那之后,方杀便一直都留在缉刑司内,手段狠辣残忍,如果说司铭只是下手果决不留情,那方杀的手段就足以称得上是残忍了。
 
    而且等到方杀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后,还曾经独自回东齐报仇,灭了自己的仇人满门。
 
    根据梅轻怜所说,这件事情还引起了关思羽的一些不满,不过关思羽却是没拦住方杀。
 
    缉刑司作为关中刑堂最后一重保证,也是关中刑堂真正强大的底牌战力,关思羽虽然是堂主,但却并不是真的一言九鼎。
 
    起码方杀跟关思羽乃是一辈人,只不过是因为当初楚狂歌的恩情,所以在楚狂歌指定关思羽来当这个堂主后,他才会服服帖帖的,不过在一些关键的事情上,方杀也一样不会只听关思羽的话。
 
    楚休也没想到,殷伯通竟然还有这一层关系。
 
    看着方杀,楚休淡淡道:“方首领,这是我跟殷伯通之间的个人恩怨,你是缉刑司的首领,何苦插手此事?”
 
    方杀用嘶哑的声音嘿然道:“个人恩怨?你们都是关中刑堂的人,哪来的个人恩怨?后生仔,你加入关中刑堂才多长时间,莫要把刑堂的规矩当儿戏!”
 
    楚休眯着眼睛道:“这跟加入关中刑堂多长时间没有关系,有些人加入关中刑堂一辈子,但却碌碌无为,起码我楚休还为关中刑堂在江湖上扬威,尸位素餐之辈,也配谈资历?”
 
    殷伯通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怒意来,不过他也没有去跟楚休继续争吵,殷伯通对方杀道:“方兄,不用与他废话,有人坏了关中刑堂的规矩,此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去找堂主说理去!”
 
    方才楚休那一拳的威势殷伯通已经看到了,简直强悍到让他感觉到惊悚的程度。
 
    对于这种实力的楚休,殷伯通已经失去了跟其硬碰硬的勇气。
 
    再说以他对方杀的了解,双方的关系还没到方杀肯为了帮他出气便去教训楚休的地步。
 
    冷冷的瞥了楚休一眼,殷伯通冷哼了一声,直接跟方杀离去。
 
    这时一旁的唐牙走出来,不屑的摇摇头道:“这殷伯通活了一大把年纪,最后竟然只有告状这一套玩的最溜,简直就是丢脸。”
 
    楚休淡淡道:“别小看了告状,有时候上位者那里,被告的次数多了,哪怕你占理,也是有可能变成没理的。
 
    有一种东西叫做惯性,当有人第一次告状,上位者不相信,但当第二次第三次,或者是第二个第三个人来告状,上位者肯定就会思考,为何有人偏偏告你而不去告别人?那你是不是也有问题?”
 
    唐牙闻言想要反驳,他总感觉楚休说的这是歪理邪说。
 
    不过仔细想了想,唐牙却是无奈的发现,楚休说的竟然还是蛮有道理的。
 
    “那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就等着那殷伯通来去告状?”唐牙问道。
 
    楚休的眼中闪烁着一丝不明之色道:“当然是收拾一下,准备等总堂的传唤喽,我倒是要看看这次那殷伯通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地位
 
    实力的不同会带来心态的改变,现在的楚休就是如此。
 
    以前楚休实力弱小时,他必须要依附关中刑堂才能够保证安全,正如同陈青帝给楚休的评价一样,楚休的心机要比吕凤仙深的多,也没有原则的多,所以楚休才会早早就选了一个靠谱的靠山。
 
    那时候是楚休需要关中刑堂,所以楚休才会多方算计,这才加入了关中刑堂内成为了巡察使。
 
    而现在呢?楚休已经成为了龙虎榜第四的俊杰人物,本身更是有着阵斩宗师的强大战力,对于现在的关中刑堂来说,已经不是楚休需要关中刑堂了,而是关中刑堂需要楚休。
 
    现在的楚休若是想要找一个有能力的靠山,江湖上有大把的势力会欣喜的迎接楚休的。
 
    而且楚休也可以选择直接暴露出自己魔道的身份,彻底以隐魔一脉的身份在江湖上出现。
 
    反正楚休的出路很多,而关中刑堂若是将他这个龙虎榜第四给逼出关中刑堂,那可就真成江湖笑柄了。
 
    而数日之后,果然有刑堂总部那边的人前来,请楚休去刑堂总部去一趟。
 
    前来请楚休的正是关思羽的弟子尉迟,见到楚休后,尉迟极其恭敬的对着楚休一拱手道:“楚大人,殷伯通在师父面前告了大人你一状,事情闹的可不小,所以师父让你去一趟,解决一下这件事情。”
 
    尉迟现在对楚休的态度可是恭敬的很,根本就是在把楚休当成跟他师父关思羽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尉迟向来都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虽然一开始楚休加入关中刑堂的时候乃是跟尉迟一个辈份,不过到了现在,楚休跟他的地位已经是天壤之别。
 
    或许殷伯通等久在关中刑堂的老人还有些仗着自己的资历有些不将楚休放在眼中,不过在尉迟这等小辈武者眼中,楚休所取得的成就绝对是需要他们仰望的程度。
 
    尉迟看的很明白,以楚休现在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地位,关中刑堂需要楚休,远超楚休需要关中刑堂。
 
    所以从方才尉迟的发言中楚休便能听到一些倾向了。
 
    尉迟称呼楚休为大人,而他却是直呼殷伯通的名字,这已经很明显了。
 
    楚休笑了笑道:“尉迟兄,不必如此,你我可是老相识了,这么说岂不是生分了?”
 
    尉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楚休给他面子是楚休不狂傲,但他却不能当作理所当然。
 
    吩咐了鬼手王等人几句之后,楚休便直接跟着尉迟前往刑堂总部。
 
    路上楚休问道:“尉迟兄,殷伯通告我的状之后,关堂主有没有什么反应?”
 
    尉迟道:“师父没什么反应,只是说召集几大掌刑官议事,并且让我将你请来。”
 
    听到尉迟这么说,楚休心里顿时便已经有了算计。
 
    这件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楚休这边如何,而是在于关思羽的态度,而且楚休还在这件事情当中看出了一点其他的问题,貌似关中刑堂内部,关思羽其实也不是真正一言九鼎的。
 
    上代堂主楚狂歌一言九鼎这是没错,但关思羽跟楚狂歌比,少不光是实力和名声,还有资历。
 
    这一代的几位掌刑官,除了已经归天的魏九端,其他三人可以说都是跟关思羽一个辈份的人。
 
    而且除了他们几个,还有担任缉刑司二首领的方杀和那位神秘的大首领,他们在昔日更是只听楚狂歌的话。
 
    现在虽然关思羽成为了堂主,但缉刑司却也不可能像对待楚狂歌那般,事事都听关思羽的话。
 
    其实这点之前楚休便已经有感觉了,缉刑司这么多位首领,但总跟在关思羽身后的却是只有司铭一人,很显然,这些首领当中只有司铭才是关思羽真正的心腹,会完全听关思羽的话。
 
    这次的事情如果按道理来说,的确是楚休做的过分狠辣这没错。
 
    楚休有底气是因为他现在本身的实力身份,只要别当场杀了殷伯通,让关思羽都下不来台,那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关思羽各打五十大板,让殷伯通别找事,同时也是斥责楚休不守规矩。
 
    但现在殷伯通却是找来了方杀,这对于殷伯通来说是一重底牌,但在楚休看来,这却是一个昏招。
 
    殷伯通身为掌刑官,乃是关思羽的直属下级,结果现在你却是跟缉刑司的二首领勾勾搭搭,这算什么意思?是因为我关思羽行事不公?
 
    而楚休虽然也不是那么老实,但他却跟关中刑堂这帮关系错综复杂的老人没什么关系,楚休永远都是关思羽一人的手下,这样一来,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楚休心底其实已经有了一些数儿。
 
    跟着尉迟来到关中刑堂后,楚休便直奔议事厅而去。
 
    议事厅内其他掌刑官倒是都已经来了,殷伯通看到楚休后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楚休那一拳虽然没有伤到殷伯通,但却是已经传扬出去了,甚至有人说若不是最后有方杀出手,殷伯通这次肯定会在楚休手上吃大亏的。
 
    楚思摩则是对楚休笑了笑道:“楚大人这次扬威江湖,阵斩宗师,踏入了龙虎榜第四,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楚休也是回礼道:“楚大人不用客气,你我都姓楚,如此互相称呼我都感觉别扭,楚大人是前辈,直呼我名字便可。”
 
    在一旁的萧熠也是嘿嘿笑道:“我听说你跟方七少那小子的关系不错?那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多亏你能受得了。”
 
    楚休诧异道:“萧大人还认识方七少?”
 
    萧熠点点头道:“别忘了,我也是坐忘剑庐出身,昔日方七少那小子年幼时,剑王城的人可是没少带着他来其他几大剑派得瑟,名为年轻一代切磋,其实就是炫耀来了。
 
    只不过那小子的剑虽然强,但他嘴却是更贱一些,差点气的我坐忘剑庐的弟子跟他拼命,但被我给拦下了。
 
    不过那小子的进境还当真是恐怖,我也是老喽,昔日的小辈如今已经超过我这种老家伙了。”
 
    其实萧熠的年龄不算太大,他的实际年龄也才四十岁左右,而且他已经是天人合一境的巅峰了,将来有着冲击武道宗师的潜力。
 
    但跟方七少和楚休这种年轻一代的俊杰相比嘛,萧熠就显得有些平庸了。
 
    楚休笑了笑道:“非常人自有非常之处,方七少现在的性格也没什么不好的,总比某些人喜欢在暗中玩阴的好。”
 
    说到这里,楚休还瞥了殷伯通一眼,明显就是在暗指殷伯通趁着楚休不在关西之地的时候搞事情。
 
    “还有萧大人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萧大人的实力,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萧熠打了一个哈哈道:“那可是武道宗师之境啊,天下间这么多的武者,想要踏入这个境界的不知凡几,但是又有几人能够突破这重瓶颈?我萧某人的心气没那么高,能够保存现在这点实力就知足了。”
 
    跟萧熠寒暄了几句,楚休也看到了缉刑司的二首领方杀。
 
    不过方杀只是坐在那里,却始终都没有说话。
 
    楚休挑了挑眉毛,貌似从座位,就能够看出在场的众人分为两个立场了。
 
    萧熠乃是中立,不过他一直以来都是拥护关思羽的,所以他跟楚思摩坐在了左边。
 
    而方杀则是跟殷伯通坐在了右边,不过这方杀也并没有表现出跟殷伯通有多亲近。
 
    过了片刻,关思羽带着缉刑司的三首领司铭走进议事厅内,司铭看了厅中的众人几眼,但他却并没有选择坐在方杀身边,而是坐到了楚休身旁。
 
    楚休暗中挑了挑眉毛,看来他之前推测的果然没错,关中刑堂不是上下一心,而缉刑司也是如此。
 
    环视了厅内的众人一眼,关思羽沉声道:“今天我将大家找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相信诸位也都知道。
 
    我关中刑堂严禁内斗,这乃是我关中刑堂的底线!
 
    这么多年来,我关中刑堂立足于三国夹缝之地,每走一步都可以说是如履薄冰,内斗这种平白消耗自身力量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殷伯通、楚休,你们说说吧,事情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楚休一副淡然的模样没有说话,殷伯通却是直接站起来,对着关思羽拱拱手道:“堂主,楚休废了我手下八名江湖捕头,堪称心狠手辣,完全没把自己当成是关中刑堂的人。
 
    这厮对自己人下手都如此狠辣,可想而知他自己是如何想的,估计是某些人在江湖上闯出了些许的名气,便翅膀硬了,可以不将我关中刑堂放在眼里了,恐怕这心底,早就已经有了二心了!”
 
    此言一出,就连楚休都望向殷伯通,眼中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来。
 
    姜还是老的辣,这厮在关中刑堂内跟魏九端斗了这么长时间,他除了心胸狭窄之外,这心思也是阴毒的很,一番话直接将他和楚休之间的个人恩怨变成了楚休不尊关中刑堂,怀有二心。
 
    而且问题的关键是殷伯通并没有说错,楚休心里还真就是如此想的。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刑堂密辛
 
    随着殷伯通那番话出口,在场的众人都把目光看向楚休。
 
    其实实话实说,这么多年来,关中刑堂虽然也有内斗,不过楚休的确是干的最过分的那个。
 
    其他关中刑堂的人内斗,大家都是在暗中动手,虽然也有死伤,不过起码面子上过得去。
 
    而现在楚休呢?他却是公然动手,当着众人的面便废掉了八名关南之地的武者,其态度简直可以说是狂妄至极了。
 
    关思羽倒是并没有发怒,他只是看向楚休,沉声道:“楚休,你有何话可说?”
 
    楚休敲了敲桌子,每敲一下便叹息一声,用悲愤的语气道:“殷伯通,你如此说话,当真是令人心寒!
 
    我楚休若是有二心的话,我现如今还能坐在这里吗?
 
    殷伯通,你可知道最得北燕皇帝宠爱的十三皇子项沖曾经亲自招揽我,还许下朝廷重位?
 
    殷伯通,你可知道东齐威势甚至比太子都大的二皇子吕隆光也曾经许下重诺,让我加入其麾下?
 
    殷伯通,你可知道在西楚时,天下盟陈青帝对我青眼有加,我跟他的亲传弟子谢小楼更是至交好友?
 
    东齐、北燕、西楚,就凭我楚休现在的实力名声,天下之大,我哪里去不得?
 
    我之所以留在关中刑堂,那是我楚休知道什么叫做恩义!
 
    昔日在我最为落魄之时,是关中刑堂收留我,如今我虽然有了些许的名声,但我却也不想背弃关中刑堂。
 
    结果你现在却是在这里胡说八道、胡搅蛮缠,为的便是逼走我,殷伯通,你安的又是什么心?”
 
    楚休这一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好像是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但是实际他到了最后也没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废掉那八名关南之地的武者。
 
    殷伯通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你少在这里转移话题!
 
    你废了我手下那八人的事情,你说到底应该怎么算!”
 
    楚休眯着眼睛道:“怎么算?殷伯通,他们是在哪里被废的?是在我关西之地!
 
    你关南之地的武者怎么跑到我关西之地来,你自己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殷伯通刚想要多说些什么,楚休便抢先道:“殷伯通,你那些借口就不用多说了,我也不想听。
 
    我是废了你八名手下,但那又怎样?我乃是关西掌刑官,论及地位在他们之上,这八人不尊上官,长期以往,关中刑堂纪律必将废弛,我现在废了他们,也是为了要重整关中刑堂的纪律,这难道不行吗?”
 
    楚休这摆明了就是在强词夺理,殷伯通悄悄的看向关思羽,但关思羽却仍旧是面无表情,没有吭声。
 
    看到这里殷伯通也是有些着急了,暗暗给方杀使着眼色。
 
    他没打算让方杀对楚休动手,不过在眼下这种场合,方杀站在他这一边帮他说说话,这总行了吧?
 
    方杀闻言咳嗽了一声,用嘶哑的嗓音道:“楚休,就算是要重整纪律,那也轮不到你出手才是,你一个关西掌刑官却是来处置关南的人,这不是逾越这是什么?”
 
    楚休反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办?”
 
    方杀道:“自然是上报到总堂这里。”
 
    楚休冷笑道:“简直就笑话!我堂堂一位关西掌刑官,要处置几个底层的小角色竟然还要上报到总堂,掌刑官的威严何在?
 
    况且若是说逾越,真正逾越的应该是方大人才对,缉刑司是干什么的,方大人你应该知道才对,现在你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自从他找上方杀,让方杀帮他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他殷伯通已经不是关思羽的人了,可以说是彻底把关思羽给得罪死了。
 
    殷伯通想要反驳,不过他还算是没有糊涂到家,最后硬生生把反驳的话给憋了回去。
 
    这时关思羽又把目光转向楚休,冷哼了一声道:“还有楚休,你最近也是在外面惹的事情太多了,回到关中刑堂,还以为自己是在外面吗?
 
    最近这段时间你便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关西之地反省,不允许踏出关西之地一步!”
 
    说完之后,关思羽直接一挥手道:“行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都散了吧。”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诡秘之色,只有殷伯通的面色有些难看。
 
    白痴都能看出来,关思羽这次其实是在袒护楚休。
 
    明明是楚休把人给废掉了,结果殷伯通还挨了一次训斥。
 
    虽然楚休也是被罚反省,不过这对于楚休来说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
 
    楚休才刚刚踏入天人合一境不久,此时他正好需要闭关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力量,打牢根基,所谓的反省就当闭关了,反正楚休也没打算再次出去。
 
    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楚休还没出总堂,这时候尉迟忽然走出来,低声道:“楚大人,师父让你过去一趟。”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跟着尉迟来到关思羽的书房内。
 
    此时的关思羽脸上无喜无怒,好像之前训斥殷伯通和楚休的,并不是他一样。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